北京地铁

[切换城市]
图吧地铁>北京地铁查询>北京地铁新闻>同衡城市研究|北京地铁不为人知的故事:枣营

同衡城市研究|北京地铁不为人知的故事:枣营

2017-01-10    图吧地铁新闻

 

事情的开始是这样。有一天,小编正在辛辛苦苦算地铁卡数据,突然在北京全市刷卡量最底端发现了“枣营”的字样。哎哟,这不是办公室号称三里屯花蝴蝶住的地方么。艾玛,枣营不是在四环里边么?哎哟喂,它怎么刷卡量这么低?
枣营站工作日全天站点上下车人数总量全市排名255/268,朝阳区排名72/76。在人口众多的大朝阳,居然排到了倒数第五。而往北两站的将台站,全市排名84/268,朝阳区排名30/76。
同是14号线的非换乘站,同在2014年底开通,同在城区东北部,同样周边有大片居民区和片区级的商业中心:一个有蓝色港湾撑腰,一个靠着颐堤港的大树。虽说没有国贸、中关村,但将台站周边有恒通商务园等成片就业区,而枣营站与附近的亮马桥站到亮马桥路周边就业区的距离都不远。居住、就业、商业应有尽有。
然鹅,两个站的差别为什么这样大?
我们首先进行了实地调研,不出所料,高峰时期的枣营和将台差别甚大。
晚高峰枣营站
晚高峰将台站
“家庭背景”相似,出行潜力均较大
大家先搬好小马扎,听我们来盘算一下各自的“家庭背景”。
从地铁、区位、设施、用地四方面看,两个地铁站周边情况确实很相似,周边产生和吸引交通出行的潜力均较大。
枣营、将台周边POI分布
枣营站周边用地情况。
将台站周边用地情况。
虽然人口方面,将台的居住人口和就业岗位覆盖都是枣营的2倍左右,POI数量也稍多于枣营。但表面上,枣营站比将台站有更优越的地理优势,枣营站位于东三环与东四环之间,而将台站则位于东北四环与东北五环之间,枣营站更接近中心城区。
枣营站明明在城里,却周边交通出行少且公共交通竞争力低
从公交一卡通刷卡数据看,枣营站工作日全天站点上下车总量仅为6373人次,全市排名255/268,朝阳区排名72/76。按14号线的平均运行间隔,如果每5分钟有一辆地铁到达枣营站,则平均一班车的上下车量仅为13人次左右。
将台站工作日全天上下车总量为44590人次,全市排名84/268,朝阳区排名30/76。同样按5分钟运行间隔计算,平均一班车的上下车量为93人次左右。
全天来看,将台站的使用率是枣营站的近7倍。再看人口覆盖量,将台只是枣营的2倍。
而早高峰期间(7:00~9:00),将台站利用率更是枣营站的10倍左右。即便是在晚间时段(20:00~22:00),将台站上下车人数也为枣营站的5倍。
轨道站点工作日分时段登降量。
另外,利用出租车GPS数据及地面公交一卡通刷卡数据,通过计算地铁站周边1000米内的地面公交出行量及出租车出行量,我们可得到该范围内的出租车分担率(出租车出行占轨道公交、地面公交与出租车出行总量的百分比),用来表示该地铁站周边的公共交通竞争力。出租车分担率越大,表示公共交通(包括地面公交与轨道公交)在这个地铁站周边范围内的竞争力越低。
数据表明,枣营站周边1000米范围内,以轨道公交、地面公交或出租车为出行方式的全天出发出行量约为7064次,到达出行量约为3722次,其中出租车出行约占20%及16%,为朝阳区内除T2航站楼站外出租车出行占比最高的地铁站。而将台站周边1000米内的出发出行量约为52367次,到达出行量约为55478次,出租车占比分别为6%和5%。将台站周边的出行活力和公交竞争力都明显高于枣营站。
整体来看,与将台站相比,枣营站自身活力不高,站点周边出行活跃度较低且出租车出行比例较高,公共交通竞争力较低,各项指标几乎都处在全市或全区倒数。
明明先天条件不错,为什么连“小康水平”都没达到呢?如此相亲相爱的两个地铁站,为什么将台站明显比枣营站更受欢迎?
数据告诉你的是
1:枣营站覆盖老龄人口比例高
之前我们提到,站点一公里内的出行量,将台站约为枣营站的7倍,公共交通竞争力,将台站约为枣营站的4倍。而将台站的人口覆盖量仅为枣营站的2倍左右。是不是枣营站附近的人似乎不那么爱出门,也不太喜欢坐地铁?
我们猜测,这可能与覆盖人口的年龄结构有关。
为验证这一假设,我们计算了北京市各街道老龄人口(65岁以上)比例。

北京市各街道65岁以上人口比例
我们发现,枣营站所在的麦子店街道,老龄人口比例高达32.5%,是二环与五环间除燕园街道外老龄人口比例最高的街道。而将台站附近的酒仙桥街道老龄人口比例约9.8%,将台地区约为4.7%,均明显低于麦子店街道。由于老年人出行频率普遍低于适龄工作人口,也不像年轻人依赖地铁通勤,使得覆盖量本身就低的枣营站更加冷清。
北京市街道居住人口总量与老龄人口占比(气泡大小表示老龄人口量)
2:枣营站周边接驳设施欠缺
除覆盖人口量和人口年龄结构因素外,枣营站周边公交接驳情况也不太令人满意。
地铁站周边500m公交站点分布。
地铁站周边1000m公交站点分布。
枣营站周边500米范围内仅有2个公交站点,1000米范围内覆盖了4个公交站点,远低于朝阳区平均水平(500米:3个;1000米:9个)。而将台站500米范围内约有公交站点5个,1000米范围内为11个,略高于全区平均水平,远高于枣营站。
地铁站周边接驳公交欠缺,使得枣营站无法充分发挥其多方式换乘功能。在枣营站,轨道公交网络与地面公交网络相对孤立。枣营站所承载的多为周边发生的交通出行,多方式换乘功能缺失也是枣营站利用率低的一个原因。
3:枣营站周边人口主要出行方向与现有地铁线不合拍
利用手机信令数据,根据用户时空行为识别其居住地和就业地。从中得到枣营站所在街道(麦子店街道)居住人口的就业地空间单元和就业人口的居住地空间单元,并将两者之和作为该空间单元与枣营站的通勤联系度,用来表示枣营站相关职住人群空间分布(如下图)。
信令数据显示,将台站所在街道的职住人口(识别得到的工作地或居住地在该街道的人口量)是枣营站两倍左右。枣营站相关职住人口分布主要集中在东三环-机场高速-东四环-朝阳北路一带,通勤出行距离较短,且主要为东西向出行。而枣营站所在的地铁14号线为南北向地铁线,职住人口主要出行方向与现有地铁线不合拍,通勤直线距离又相对较短,再看将台站,高通勤联系度空间范围有所扩大,主要通勤方向为东南向和南向,与地铁14号线走向更契合。
枣营站相关职住人群空间分布。
将台站相关职住人群空间分布。更直观一些,我们计算了轨道站点之间的交通出行总量(如下图),包括地铁出行量、地铁站1000米范围内的公交出行量和出租车出行量。
枣营站与轨道站点周边交通出行总量。
将台站与轨道站点周边交通出行总量。可以看出,与枣营站交通出行交换量较大的区域,包括三元桥、亮马桥、呼家楼等地铁10号线站点周边区域,这些区域与枣营站空间直线距离较近,开车只需10分钟左右,而坐地铁需将近半小时。数据显示,枣营与三元桥和亮马桥之间的出租车分担率分别是12%和39%(全市平均4%)!
39%啊!亮马桥到枣营这么近,居然有将近一半的人打车去!
细看,这两站到枣营,坐地铁的话,就要绕个大弯。侧面反映了公共交通的不方便。
肯定有人会说,这么短的距离,可以骑自行车或走路啊。
没错,我们拿摩拜单车9月的数据来验证,看单车是否弥补了三元桥、亮马桥片区到地铁站的这段尴尬距离。我们选取每个地铁站200米范围内的单车OD点,看出行方向的空间分布,结果如下。
枣营200米范围内摩拜单车轨迹分布
结果是,枣营200米范围内的单车OD总数在全市排名中游(149/274),终于不再垫底,但总量仍然较少,落后旁边的将台(47/274)。从其空间分布看,出行方向总体朝西,从三元桥、亮马桥到枣营的单车比例占到22%。
可见,共享单车某种程度上拉近了三元桥、亮马桥到枣营的距离,这一地区的交通出行链得到了补充,但从其利用率看,完全以此来降低周边机动车使用率是不够的。
通过多源数据分析,枣营与将台的职住人口只差2倍,但地铁出行量却相差7倍。其中原因可能主要包括:
枣营站周边相关人群主要出行为东西向,现有地铁网络与之不匹配,且出行距离较近。这样的出行特征使得地铁没有足够竞争力。比如,与两个站交通交换量较大的三元桥、亮马桥等地区,空间距离很近,且到枣营的公共交通不那么方便,导致出租车分担率较高。
枣营站点周边缺乏足够的公交接驳设施,使枣营站欠缺多方式换乘功能,公交网络和地铁网络在这个节点上没有实现高效连接,地铁的魅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枣营站覆盖人口少于将台站,且周边老龄人口比例高,导致单位覆盖人口的出行频率较低。

数据没有告诉我们的
我们通过海量数据探索原因,然而数据背后还有我们的思考。
交通方式选择源于对成本的定义,交通方式选择的引导需要提供充分“理由”。人们对出行方式的选择,不仅考虑经济成本,也权衡了时间成本。当我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提高,舒适度和健康等也是一项标准。想要人们改变选择,就要有足够的“说服力”。不是我们不想坐地铁,而是地铁离我们太“遥远”。
一方面,坐地铁要走上一公里,还没到目的地就“身体被掏空”了。利用多种形式优化地铁站接驳,就是提升现有地铁魅力的关键。比如现在很火的摩拜单车等共享单车,政府大力投资的公共自行车,提高地铁站周边公交站点覆盖率,改善地铁站步行可达性,等等。只有使得地铁网络与公交网络、道路网络及微循环网络之间高效连接,才能使地铁充分体现准时、快速、高效的魅力。
另一方面,有时距离不算太远,坐地铁要七八站,甚至还要频繁换乘。这需要在规划制定前期、中期和后期利用数据,特别是细粒度时空大数据,对居民出行方向、出行量等出行特征进行分析与跟踪,不断优化现有网络,使得地铁网络最大程度上契合出行需求。
需求层次提升的背景下,差异化服务及错位发展必不可少。“优先发展公共交通”不等于“仅仅发展公共交通”。出租车提供门到门服务,某种程度上也不可或缺。在提升公共交通竞争力的情况下,实现其他交通方式的补充,多种交通方式错位发展,才能最大程度满足居民的差异化需求。
新模式不是万能药,“互联网”不是什么都能“+”。如“互联网+”交通模式为生活带来的便利毋庸置疑,“滴滴”、“摩拜”等的出现,使城市交通系统越来越完整和多元。但这并不是万能药。“硬件设施”和“软环境”跟不上,“互联网”后面添一千个加号也不管用。道路整体环境、公共政策设定、企业运营模式、出行者自身价值取向等,都影响着“互联网+”的效力。
市场活力重要,社会保障也不容忽视。“滴滴”、“摩拜”等商业公司,往往关注商业价值。但一些人群缺乏商业价值,却需要更好的出行保障,如老年人等。这需要提高公共服务的水平。且不能仅停留在折扣优惠上,对麦子店等老龄人口比例较高的街道,以及对老龄人口乘坐较频繁的公交线路、利用较频繁的公交站点等,应适度进行适老化设施改造,使得各类人群出行体验得到全面提升。

(原标题:同衡城市研究|北京地铁不为人知的故事:枣营与将台)

图吧推荐

北京热门地铁周边

全国地铁城市

北京地铁 天津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长春地铁 哈尔滨地铁 上海地铁 南京地铁 无锡地铁 苏州地铁 杭州地铁 宁波地铁 郑州地铁 武汉地铁 长沙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佛山地铁 重庆地铁 成都地铁 昆明地铁 西安地铁 香港地铁

友情链接

北京最新人才招聘信息 北京电话查询 北京市地图 北京天气查询 北京地图 北京公交 手机公交查询 怀柔生活网 北京公交站查询 长沙旅游网 旅游互联 北京地铁新闻